设为新萄京娱乐场.3222.com |  加入收藏
澳门新萄京娱乐场496第八届原创文学大赛(金樟文学奖)优秀奖——一仆二主(群口相声)
文章来源:我院   发布者:管理员  发布日期:2014-12-30 10:34:08   阅读:1492

罗志帆   2013级全科(2)班  

 

   

    (甲上台,边走边回头看,差点摔倒状。走到台中间定了定神,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把扇子,“啪”打开又合上)

    甲:今天,我给大家伙说段相声,相声的名字叫《一主二仆》。您说什么?两个女仆哪去了?不瞒您说,二位仆人正在忙着给我做家务活儿呢?不能来了。各位对不起了(抱拳)。这么着?今天由我给大家说段单口相声,大家说,怎么样?(这时两位女士走上台)我先给大家来句定场诗,“飒爽英姿没带枪,曙光初照舞台上,今天趁着二女都不在,老子要把男人(‘啪’一摔醒木)当一当。”(这时两位女士站在甲旁边,甲学单田芳评书味道)话说今天这段相声,那是相当的好听,光说这“一主二仆”四个字,不用问?那绝对是仆人两旁站,主人立中央,要问主人姓什么?(“啪”一摔醒木,回头看见两边女士了,装胆小状)

    乙丙:说阿,接着说啊。

    甲:(犹豫)我说,我刚才说哪了?

    乙:你说,仆人两边站,主人立中央,

    丙:要问主人姓什么?啪,(一摔醒木)姓什么呀,说啊?

    甲:这还用问吗?大家伙这不早就看出来了吗。

    乙:丙:(迟疑状)

    甲:啊?您想啊,这不正好是“一主二仆”,不,是“一仆二主”嘛?

    乙丙:(拍甲肩膀)嘴改得还挺快啊,有你的?(站回自己位置)

    甲:好嘛,这两位姑奶奶,打哪儿钻出来的,差点没吓死我。

    乙:哎?说什么呢?丙:大点声?

    甲:啊,没说什么?我说:这两天…我奶奶,打乡下…蹿过来了,差点…没找到家,吓死我了。(擦汗)好嘛?她们这是什么耳朵啊.

    乙:告诉你,今天本小姐在台上,你说话可要留点神。

    甲:知道,知道。

    丙:你听好了,今天本公主在场,你说话可要分个主次先后。

    甲:明白,明白

    乙:你既然知道了,还不快把本小姐先容给大家

    丙:你既然明白了,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把本公主向大家做个先容。

    甲:好嘛?她们比我还急呢?得,我先给大家先容,先容啊,(走向乙)这位小姐是

    丙:(咳嗽)

    甲:啊,这位公主是(走向丙)

    乙:(咳嗽)

    甲:这位小姐是(走向乙)

    丙:(咳嗽)

    甲:啊,这位公主是(走向丙)

    乙:咳嗽)

    甲:我先容不了啦。你们两位这是得了“哮喘”病吧?啊?你们自己说,我应该先先容谁吧。

    乙:你想先先容谁,就先容谁?

    丙:你认为先先容谁,就先容谁?

    甲:好,好,好,这么着?(对观众)我看她们谁挣钱多,谁挣钱多?我就先先容谁。(转身对乙丙)你们二位听好了啊?我现在问你们,你们一个月挣多少钱啊?

    乙:八千。

    甲:什么?八,八千块啊。你呢?

    丙:一千

    甲:一千?呸,还有脸说呢?人家八千块,你一千块…

    丙:美金…

    甲:啊,美,美金啊。1美金等于8块钱人民币,1000美金等于8000块…块人民就…就币。这不一样多吗?

    乙丙:(互相看了一眼)

    甲:我再问问你们,听好了啊?你的职业是什么?

    乙:这么跟您说吧,单位里人员上下都是我说了算。

    甲:干部?好啊,有权?好。你呢?

    丙:剖解学家。

    甲:医生?白衣天使,好啊,我再问你们,你们今年多大啊

    乙:本小姐今年23岁整

    丙:本公主今年24

    甲:那是她大…

    丙:差365天。

    甲:这不废话吗?(对观众)我看这么问不行?干脆,我就直接问她们姓什么?什么职位?(转身对乙)哎,我问你?你姓什么呀?

乙:我?姓“单”(dan

    甲:姓单?叫什么啊。

    乙:单人旁

    甲:有叫单人旁的吗?好嘛,这位感情是汉字偏旁部首啊。我跟你说,姓单,不好?

    乙:怎么不好啊?

    甲:您想啊,姓单,是吧。啊?“单乃独也,独乃孤也,孤乃寡也。”

    乙:你怎么说话呢?

    甲:反正姓单不好,赶紧把姓改了吧。

    乙:那也得要我爸妈同意啊。

    甲:哎?刚才你说,你是干什么来的?

    乙:单位里员工上下都是我说了算。

    甲:您瞧您?怎不早说啊?哈哈…

    乙:这位感情是看人说话啊。

    甲:您说单位里的人员上下都是你说了算,

    乙:对,而且我叫他上,他就得上,我叫他下去,他就得下去。

    甲:您看我这张臭嘴,您是干部?干部姓单,好,好啊。

    乙:干部姓单?就好啦。

    甲:好,干部姓单,是吧。啊,“单乃个也,个乃头也,头乃官也。”姓单?好啊。

    乙:什么人品呢?

    甲:哎?我再问您,您在单位里具体负责什么的?

    乙:我啊?负责人员上下啊。

    甲:太好了,管人事的,以后用得着。哎,我问您,人事调动归您管吗?

    乙:人事调动?你说的是调动工作吧。

    甲:对,对,太对了。

    乙:管不了,哪是属于人事部。

    甲:那您是哪个部?

    乙:我,电梯部。

    甲:咳,您说这么热闹感情您是开电梯的啊。去,去…

    乙:狗眼看人

    甲:(走向丙)公主,您好。别理那位,我告诉您,(笑)她是开电梯的。

    丙:我早就看出来啦。

    甲:是啊。我问问您,您贵姓啊?

    丙:我?姓“双”

    甲:她们这姓怎么都这么怪呀,您叫什么啊?

    丙:双立人

    甲:双立人?好嘛,还是汉字偏旁部首。告诉你,姓双?不好。

    丙:怎么不好了?

    甲:您想啊,姓双,是吧。啊,“双乃对也,对乃眼也,对眼乃缺陷也。”

    丙:谁对眼啊。你看清楚了再说话

    甲:您不是对眼?噢,那您就是鸡眼。

    丙:你才是鸡眼呢?有把鸡眼长脑袋上的吗?

    甲:哎?您刚才说您是干什么来的?

    丙:剖解学家

    甲:动刀子的,剖解学家?

    丙:对,您想剖解哪儿,

    甲:我哪儿也不想剖。好嘛,好好的大活人我凭什么要剖解自己啊。剖解学家?姓双,好啊,好。

    丙:怎么个好法啊

    甲:您想啊,剖解学家姓双,是吧。啊,“双乃偶也,偶乃像也,偶像乃名人也。”

    丙:什么乱七八糟的啊。

    甲:哎?我问问您,您一天要剖解多少啊?

    丙:多少?这个我没数过,反正都是计件。

    甲:剖解?还计件?

    丙:是啊,不光计件,大家还要把心、肝、肺分开包装。

    甲:您等等吧,您这是打算卖人体器官吧,我告诉你,你这可是违法行为。

    丙:违什么法呀?吓唬谁呢?大家那都是物价局定的价,心有心价,肝有肝价,肺有肺价,连骨头都分大排小排。

    甲:您这话把我搞糊涂了,我问您,您到底是干什么的?

    丙:我,肉联厂的屠宰员。

    甲:杀猪的啊,呸,那叫剖解学家吗?

    丙:反正都是动刀子?大夫给病人剖解,大家给猪剖解,差不多?

    甲:差多了?去,去。这位感情还不如哪位开电梯的那?(转身对乙)。您听见了吧,我告诉您?对面哪位,(笑)她是肉联厂杀猪的。

    乙:我早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 甲:您看出来了。

    乙:长得就跟生猪肉似的。实话告诉你吧,我现在不开电梯了,我升了。

    甲:您升啦?

    乙:对,调上去了。

    甲:调上去了?您是说,现在您不开电梯改开吊车啦。

    乙:咳,我是说,我现在升所长了。

    甲:什么?您再说一遍?

    乙:我升所长了

    甲:阿姨,祝贺你。(激动地握手)

    乙:好嘛。这回连辈儿都长了。

    甲:阿姨,其实,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开电梯的。认识您我太高兴了、太激动了,那什么?(拿乙的手擦眼泪)

    乙:嘿,拿谁的手擦那?

    甲:对不起,我这不是没带手绢吗?

    乙:没带手绢也不能用我的手擦啊?

    甲:那我的手呢?

    乙:好嘛,连自己手都找不着了。

    甲:阿姨,我自从看到您就好像是一见如故,相见恨晚,看见您我就看见钱了…

    乙:啊

    甲:不是 ,我是说见到您,我就——钱途光明了,钱途无量了,黔驴技穷了

    乙:什么词呀?

    甲:阿姨,让大家认识一下吧?让大家拥抱一下吧,让我亲你一下吧。

    乙:去。你说半天,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呢?

    甲:我姓什么?您猜猜?

    乙:那我哪儿猜得着啊?

    甲:您猜吧,您猜什么就算什么?

    乙:啊

    甲:我是说您猜得准。

    乙:那我可猜了?我猜?你姓王吧

    甲:唉呀?要不您是所长呢?一猜就猜准了,我是姓王,我就是姓王吗?(小声说)咳,我怨不怨呢?

    乙:我猜?你今年有60了吧。

    甲:唉呀?您猜得真准,我今年刚好60岁,昨天才办的退休手续。(小声说)我连工作还没有呢?

    乙:我还猜,你是男的吧?

    甲:唉呀?阿姨,您连我是男的都给看出来了,真是太了不起了。(小声说)这用猜吗?

    乙:我还猜,你是属“虾”的吧,

    甲:我属虾的?

    乙:对,哎?你是属河虾啊?还是属海虾呀?

    甲:我啊?阿姨,您忘了,我那什么?我不是属“呛虾”的吗?(小声说)我呛也要先呛死你。

    乙:我还猜,

    甲:阿姨,您别猜了,我得去一趟,那边儿?

    乙:哪边儿?

    甲:就是哪边。好嘛,她再猜指不定猜出什么呢?(来到丙跟前)我跟你说:“哪边那位?看见了吧。”

    乙:看见了,

    甲:她升了,

    丙:“生了?”这么快就生了,男孩还是女孩呀?

    甲:什么男孩女孩啊?人家升官了。

    丙:咳,她升官了。这算什么,告诉你我也升了。

    甲:你也升了?

    丙:对,我现在不杀猪了,

    甲:改杀牛了

    丙:你才杀牛呢?我呀,现在是管杀猪的了。

    甲:这不还一样吗?

    丙:我现在是屠宰场场长了。

    甲:什么?您再说一遍?

    丙:我现在是——屠宰场场长了

    甲:阿姨!祝贺您。(握手)

    丙:又来了

    甲:阿姨,其实,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杀猪的。认识您我太高兴了、太激动了,那什么?(拿手擦眼泪,然后抹在丙衣服上)

    丙:嘿,往哪抹呢?

    甲:对不起,我这不是没带手绢吗?

    丙:没带手绢,你干嘛不往自己衣服上抹呀?

    甲:那什么?那不?我还得自己洗吗??

    丙:好嘛,这位可够损的。

    甲:阿姨,我看到您的感觉,就好像一见如故,相见恨晚,看见您我就看见钱了,

    丙:啊

    甲:不是 ,我是说见到您,我就前途光明了,钱途无量了,黔驴技穷了。

    丙:什么词呀?

    甲:阿姨,让大家认识一下吧?让大家拥抱一下吧,让我亲你一下吧。

    丙:去。你说半天,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呢?

    甲:我姓什么?您猜猜?

    丙:那我哪儿猜得着啊?

    甲:您猜吧,您猜什么算什么。

    丙:那我可猜了?我猜?你姓吴,

    甲:唉呀?要不您是所长呢?一猜就猜准了,我是姓吴,我打小就姓吴。(小声说)咳,我还是男人吗?

    丙:我猜?你今年有5岁吧

    甲:我5岁?唉呀?您猜得真准,我今年刚好5岁,昨天才脱的开裆裤。(小声说)好嘛,这回我又上托儿所了。

    丙:我还猜,你是女的吧?

    甲:我是女的?唉呀?阿姨,您连我是女的都给看出来了,您真是太了不起了。(小声说)这位什么眼神呀?怎么男女不分啊。

    丙:我还猜,你是属带鱼的吧,

    甲:我属带鱼的?

    丙:对,哎?你是属红烧带鱼啊?还是属糖醋带鱼呀?

    甲:我啊?阿姨,您忘了,我是那什么?我不是属“咸带鱼”的吗?(小声说)我咸也要先咸死你。

    丙:我猜你…

    乙:“小王吧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 甲:叫我那?唉,我来了。

    丙:“姓吴的,你来一下。”

    甲:叫我那,唉,我来了。

    乙:“小王吧,本小姐让你过来呢?”

    甲:唉,(跑到乙边)

    丙:“姓吴的,本公主叫你回来呢?”

    甲:唉,她们这耍傻小子呢?。(站在中央不动)

    乙:小王,你不是告诉我你姓王吗?

    甲:对

    丙:小吴,你不是告诉我你姓吴吗?

    甲:对

    乙:那你到底是姓王啊?还是姓吴啊?

    丙:你到底是姓吴啊?还是姓王啊?

    甲:我是这么回事,我,我即姓“王”又姓“吴”

    乙丙:怎么讲?

    甲:我这是复姓,“吴王氏”,“吴王勾践”听说过吧?

    乙丙:有点耳熟…

    甲:想当初在东周时代,吴越争霸,当时就有个吴王勾践的故事。

    乙丙:吴王勾践?我只记得有个叫“越王勾践”呀?

    甲:对啊?越王勾践,那是姓越的和姓王的勾践,我说的是姓吴的和姓王的勾践,所以叫“吴王勾践”。好嘛,没累死我。

    乙:小王,你告诉我,今年你60岁整,昨天刚退休,对吧?

    甲:没错

    丙:小吴,你告诉我,你今年刚5岁,昨天才脱了开裆裤。是真的吧?

    甲:绝对是真的。

    乙丙:那你到底是60岁啊?还是5岁啊?

    甲:我那什么?我虚岁60,实际年龄5岁。我听着都别扭。

    乙:小王,你跟我说你是属“虾”的,而且还是“呛虾”,对吧?

    甲:对

    丙:小吴,你跟我说你可是属“带鱼”的,而且还是“咸带鱼”,有这么回事吧?

    甲:有

    乙丙:那你到底是属“呛虾”啊?还是属“咸带鱼”呀?

    甲:我是又属“呛虾”也属“咸带鱼”。

    乙:我明白了,你是属“呛虾咸带鱼”的,

    丙:我知道了,你是属“咸带鱼呛虾”的。

    甲:有这属性吗?

    乙:我猜你是男的,

    甲:您猜得太对了

    丙:我猜你是女的,

    甲:您猜得太准了

    乙丙:那你到底是男的呀?还是女的呀?

    甲:你猜我是男的,

    乙:对

    甲:你猜我是女的

    丙:对

    甲:也就是说,你在左边看,我是男的?

    乙:对

    甲:你在右边看,我是女的?

    丙:没错

    甲:那就对了,

    乙丙:怎么就对了?

    甲:你想啊,你在左边看我是男的,你在右边看我是女的,这不正好在我身上体现出“男左女右”吗?

    乙丙:他给用这了。

上一篇: 实习前的别离
下一篇: 澳门新萄京娱乐场496第八届原创文学大赛(金樟文学奖)三等奖——似梦非梦,情未央
© CopyRight 2008-2019 澳门新萄京娱乐场496 澳门新萄京娱乐场496抚州医学院 版权所有
学校国际代码: 10403 招生代码: 8101(本) 8151(专) 招生批次: 专科一批本科二批 地址: 江西省抚州市东临路9号 邮编:344000
院办传真兼电话: 0794-8251681 招生就业处咨询电话:8251661、8251680
赣ICP备09011508号-2 技术支撑:现代教育技术中心


手机版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